亿万先生先
您的位置: 亿万先生先主页 > 实业案例 >

实业案例

严处欺诈造假是对投资者起码的尊重 景·观

发布人: 亿万先生先 来源: 亿万先生先官网 发布时间: 2021-02-27 15:33

  有个“冷笑话”:现法将欺诈发行罪放置在“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最高刑期5年,罚金不超过5%。

  2020全国期间,全国代表、深交所理事长王建军修改刑法,将欺诈发行罪调整纳入“金融诈骗罪”范畴,将最高刑期提至无期徒刑,同时提高罚金额度,拓宽该罪规制范围,明确“关键少数”的刑事责任,使该罪的犯罪类型、刑罚配置与其社会危害性相匹配。

  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讲求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先贤的基本准则。然而利益下,总有人忘乎所以,;投射到如今的资本市场,最典型的便是欺诈上市。

  1997年6月,成都红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上市。公司承诺其彩色显像管生产线年建成投产后,资产总额将达38亿元,预期1997年全年实现净利润7055万元,每股税后利润0.3063元。可就在两个月后红光实业公布中期业绩,每股收益仅为0.073元。次年4月,其披露1997年年报,利润为亏损2.03亿元,每股亏损0.863元。

  东窗事发后,原来是企业主要负责人在明知1996年度公司亏损、不符合上市要求的前提下,采用改变折旧方法、虚开专用等手段,隐瞒了当年实际亏损5000余万元的事实,虚报利润逾1亿元,骗取股票上市,了投资者。

  2000年1月4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向成都市中级正式提起诉讼,红光实业及何等人犯欺诈发行股票罪。红光公司也成为了我国《证券法》实施后,第一家被起诉的上市公司。最终,红光实业被罚100万元,原董事长被判处三年徒刑。

  只是,这欺诈上市第一案似乎并未收获其应有的关注。联谊、山东巨力、通海高科、江苏三友、绿大地……欺诈上市的个案接踵而至。似乎这“第一案”的判罚反而坚定了一小撮作假者的——与上市成功能获得的超额收益比起来,违法的成本真的很低。

  继续解剖红光实业这只麻雀:罚款100万元?其实只有象征意义。因为此时它已成市场弃子,经营崩溃,根本无钱可罚。至于对主要责任人判处三年徒刑——判决前漫长的调查周期已经耗去了两年,若叠加缓刑等因素,造假者真正的生涯并不长。但其在上市前后能为利益相关方造就的财富聚集效应呢?不可估量。

  苦的是谁?当然是普罗投资者。在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市场中,他们的钱包就是造假者最终的目标,这种情形与街头抢劫本质是一致的,除了披上了资本的外衣。

  可气的是:街头抢劫者一旦被群众抓了现行,挨顿揍再扭送是必须的,人皆唾弃之。但欺诈上市的企业,却往往还能守一个上市公司的壳,哪怕声名再狼藉,也总会有人敢于大撒币。欺诈行为,反而被市场投机所彰显成了一种垃圾变黄金的另类投资。

  归根结底,长期以来A股市场缺乏健康的退出机制,有进无退,上市公司搞成了“终生制”。哪怕是欺诈上市,也有僧多粥少的刚性需求兜底。于是,市场投资标的的稀缺性,助长了市场中各的普遍性。

  对于注册制,市场期许已久。普遍认为这一重要举措,是从根本上解决市场供需矛盾、断绝欺诈上市根源的办法。此举最终能改变的,还有投资者的态度——减少投机暴富心理,增强价值投资信心。

  市场还有一种,那便是希望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逐步实践,在不远的将来,整个A股市场能够迎来注册制。正因如此,有关立法亦须与时俱进:要大幅提高造假者的违法成本,要让每一欺诈上市血本无归、让以欺诈为本的企业家和中介机构生无可恋。否则,始终存在的财富聚集效应和偏低的违法成本之间,永远存在一本万利的套利空间,市场里也就永远蹲守着孜孜不倦、算尽机关的造假者。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实业新闻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郑东新区商务内环西三街田川产业园联盟二楼

T.86  371  53355555; F.86  371  53358888

网址:http://www.uchooze.com

P,C, :45000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