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先
您的位置: 亿万先生先主页 > 实业中心 >

实业中心

经观头条|13家金融机构“追债”中青旅实业内幕

发布人: 亿万先生先 来源: 亿万先生先官网 发布时间: 2020-12-23 12:36

  2018年12月29日,在产权交易所网站上,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0%股权被其股东之一的中国青旅集团公司挂牌公开转让。这让13家金融机构“炸了锅”。这些金融机构是中青旅实业的债权人,许远就职于其中的一家。在他们看来,如果上述股权转让成功,中青旅实业或将不再有中青旅集团的国企背景,这会使他们的“讨债”更为艰辛。

  2019年1月23日,经济观察报记者经过多方采访独家获悉,一封《关于请求中国青旅集团终止对外转让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并出面化解其债务问题》的函件,附有13家金融机构署名盖章,发往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集团”)的母公司——中国光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光大集团”),并抄送共青团中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等部委。

  上述函件显示,“当前,中国青旅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实业”)背负近300亿元债务待,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显示,中青旅实业与黄金诸多贷款被分类为‘可疑’、‘次级’、‘违约’,且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该函件还提出,“中青旅集团实质管理中青旅实业,是各金融机构向企业提供贷款的基础。”并且,有中青旅实业提供的一份《承诺函》佐证。

  13家金融机构为追债致函“”一起股权转让,力求“保住”债务人的国企身份;中青旅集团相关人士否认上述《承诺函》的真实性,一场讨债角力战仍在硝烟四起。

  “如果不是债务人不负责任,找借口推诿不还款,国企股东欲卖掉股权疑似逃债,十多家金融机构也不至于出此下策致函讨个说法。”许远对记者如此感慨道。

  2018年上半年,中青旅实业首次曝出债务问题。2018年5月4日,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金”)信托贷款违约,由中青旅实业提供无限连带责任。

  许远介绍,中青旅实业出现违约后,13家金融机构债权人一方面通过法律途径权益,另一方面主动联络中青旅实业寻求解决方案。

  离违约时间已半年有余,中青旅实业涉及十余家金融机构的债务问题仍无实质进展。债务“悬而未决”,中青旅集团却突然公告宣布将中青旅实业的股权出让。

  2018年底,在产权交易所网站上挂出中青旅实业20%股权被中青旅集团挂牌公开转让的公告。该公告称,中青旅集团此次转让的股权即为其所持中青旅实业的全部股权,转让底价为199.68万元,由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批准。

  2019年1月23日,记者采访获悉,上述《关于请求中国青旅集团终止对外转让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并出面化解其债务问题》的函件由13家金融机构发出,首先想“”中青旅实业股权转让,其次也想就中青旅实业将如何债务化解问题讨个“说法”,希望中青旅实业及相关方积极应对企业面临的债务问题。

  许远对记者称,银保监会对该函件回应做了回复。回复内容为:“来信收到,依据《条例》等相关,我们将来信转给中国光大集团。”

  函件所涉及13家金融机构包括:平安信托、中粮信托、中国对外贸易信托、国际信托、长安国际信托、江西银行、上海银行、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深圳鼎昱投资有限公司、深圳盛诺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浙江物产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浙江银行分行。

  函件中称,据不完全统计,中青旅实业累计负债近300亿元,有60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逾期,广泛涉及众多个人和机构客户。各金融机构一方面通过法律途径自身权益,另一方面积极安抚客户,并主动与企业沟通寻求妥善的解决方案。

  许远说,但企业仅安排了一个债务债权委员会,一年以来从未提供过具体有诚意的解决方案。“截至目前,中青旅实业仍然对于债务的化解不负责任,并无明确解决方案。”

  记者致电中青旅实委会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根据公司明确的,我这个级别没有接受任何采访,如果有采访需求,请联系我们董事长。”

  资料显示,中青旅实业成立于1993年,主营业务为旅游及文化娱乐设施开发、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培训等。

  根据中青旅实业公布的审计报告显示,2017年,中青旅实业总营收50.24亿元,净亏损237.34万元;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中青旅实业总营收11.25亿元,净亏损2.58亿元。

  此外,2017年,中青旅实业总资产为289.79亿元,总负债291.44亿元;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中青旅实业总资产为290.33亿元,总负债293.46亿元。根据最新财务数据分析,中青旅实业近期总负债规模超过总资产规模,资不抵债。

  据记者了解,中青旅实业股东分别为润元华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元华宸”)、中青旅集团和个人田卫红,分别持股75%、20%和5%。

  记者查询启信宝股权穿透图得知,润元华宸的股权结构为:中林建投集团有限公司占比80%股权,中星华宇()集团有限公司占比12%股权,中国健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占比8%股权。

  另据许远提供的一份《中国青旅集团公司总经理办公会会议决议》内容指出,中青旅集团在2018年7月底的会议中,便决议处置中青旅实业的股权了。其中,提到“根据轻重缓的原则,优先处置青旅实业股权。”

  许远对记者称,“看到中青旅集团开始转让中青旅实业的股权的时候,各家金融机构开始组团致函,请求。”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月16日,产权交易所公告:“终止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20%股权项目。”“虽然中青旅集团终止转让中青旅实业的股权,但是仍然希望中青旅实业相关责任方及时化解债务问题。”许远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中青旅实业的第一大股东为润元华宸,中青旅集团仅仅持有中青旅实业20%的股权,为何13家金融机构要将“矛头”一致指向中青旅集团,甚至指向中青旅集团的控股股东中国光大集团呢?

  许远称,2017年,其所在公司与中青旅实业签署贷款合同的时候,中青旅实业曾提供了其第一大股东为润元华宸出示的《承诺函》。

  该《承诺函》指出,“为了实现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对中青旅实业的控制地位,润元华宸承诺:润元华宸同意以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其行使中青旅实业股东的一致行动人,同意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

  上述13家金融机构中的多家机构人士均对记者表示,他们所在的金融机构与中青旅实业签署贷款合同时,中青旅实业提供了同样的《承诺函》。

  中青旅集团在2017年为共青团中央100%持股,彼时中青旅集团为旅游业龙头央企。2018年1月4日,中青旅集团(包括下属企业)的100%国有产权整体划转至中国光大集团。因而,13家金融机构致函的收件人为中国光大集团。

  此外,许远对记者称,之所以“信任”中青旅实业这个主体,与中青旅实业2017年时候的负责人在中国青旅集团任职高层领导有直接的关系。

  许远的尽调报告指出,2017年,中青旅实业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伞翔宇。同时,兼任中国青旅集团副总经理。“伞翔宇的职位简介为2017尽调时中青旅实业所提供材料。”许远对记者称。

  上述13家金融机构中多家机构人士均对记者表示,多数机构均将中青旅实业的身份认为是“央企”,愿意给中青旅实业发放贷款,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时“默认”中青旅集团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不然也不会那么容易给中青旅实业放贷款。

  而当记者追问许远,在2017年给中青旅实业发放贷款时是否就上述《承诺函》与中青旅集团进行核实,许远比较迟疑,表示也是将信将疑。

  此外,13家金融机构中另外一家机构人士对记者称,并没有在当时与中青旅集团核实该《承诺函》的线日,黄金信托贷款违约,中青旅实业提供无限连带责任。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2018年5月25日,中青旅实业的法人代表由伞翔宇变更为李兴录。

  对此,记者致电中青旅集团一位高管求证该《承诺函》内容的真实性,该高管对记者称:“与中青旅集团没关系。”

  许远对记者称:“2016年底开始与中青旅实业接洽业务,线年上半年。而彼时,中青旅实业融资部负责人要求的贷款期限多为短期贷款,时间期限为一年期。2018年1月4日,中青旅集团整体划转至中国光大集团。在中青旅集团股权划转前期,中青旅实业与多个金融机构融资借款。”

  “现在想来,当初给中青旅实业发放贷款时候,还是太过于相信‘央企’身份。”许远略带懊悔地表示。他告诉记者,目前中青旅实业的股东互相推诿不承担责任,债务解决方案始终没有出来。但是,希望中青旅实业及其股东关联方积极出面化解债务问题。

  记者联系中青旅集团多名高管,未对中青旅实业的债务问题表示出“负责”的意愿;中青旅实业相关负责人也并无明确解决方案。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实业新闻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郑东新区商务内环西三街田川产业园联盟二楼

T.86  371  53355555; F.86  371  53358888

网址:http://www.uchooze.com

P,C, :450000

X
选择其他平台 >>
分享到